邱一帆【←你们没有看错x

邱乔抱紧我!!!!别松手!!!!!!

【瑞金】我的目标是你名为爱慕的心1

我终于开写了【……】过了两个月我还记得真是奇迹
设定请翻lo!
——————————

“警部!我们发现了目标!他在圆台的上面!”
“贵安啊警部!!真是好长时间不见啦!”
圆台上的人对此毫无畏惧,稍稍抬起帽子用着活泼轻快的语气向着对方打了个招呼,警务人员很是配合的将探照灯集中在他的身上,淡金色的衣服此刻更是像发着光一样。
“那么这次我的目标骑士的绿宝石我就拿走啦!”
只见他将帽子调整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丢给身后追来的人一个微笑,袖中划落一颗小球,随之而来的是完全遮住视线的灰色烟雾,再次发现他的身影时,对方早已跃下高台,拿着绿宝石冲着他们摆了个V字手准备潇洒离去。
“休想得逞。”
身后传出清冷的声音,等等,为什么还这么熟悉啊。他向后看去,是银发的青梅竹马,虽然知道他的发小是一名侦探,但要不要这么巧就在这啊。措不及防的,被脚下的钢珠阻拦到了,手足无措,堂堂怪盗竟然被钢珠滑倒了,呸,不存在的。
“格……格瑞??”意识的不对的时候,对方早已举起刀向他冲来“喂喂喂都二十一世纪了为什么还用刀啊?!”
“少废话。”
对方早已摆好架势,横刀劈来,怪盗急急忙忙掏出金色的小手枪,弹射出钩矛,跳起,对方却借此抓住了他的手腕,与他一同离地。
“太麻烦了你!!!”金拍了自己被抓住的胳膊,像是切断了一样,手腕以下的部分掉了下去,在外人看来实在惊悚,可格瑞离得最近,抓住的时候便发现,那不过是个假的“嘿嘿!送给你玩吧!!,骑士的绿宝石我就拿走了!!”

我镜面超棒的x

邺脩:


p1&p2  有(无)衣服の格瑞
p3&p4   @邱一帆【←你们没有看错x 他的梗(就是那个怪盗梗)

一个草稿,就是怪盗pa的那个【……】

您好,如您所见,我叫X,我是这个教堂的负责人,也算是半个神父。日常总是有人来祈祷参拜上帝,我们的造物主创世神。更多的人则为了着‘丢失的东西将在三天内回到你的身旁’这一点而来此许愿。至今也有不少人来还愿,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背后的故事。
这里有位青年名叫安迷修,一直在教堂帮忙,教堂周围街区的老年人,尤其是女性都对他很熟悉,一提到安迷修,得到的回复总是
“哎呀,安迷修那孩子嘴甜人还好。”
“每次女士啊小姐的叫,脸都红了!”似乎很受老年人的欢迎,这样我就放心了……他说这是作为一名骑士所必须的,他温文儒雅,人气颇高,却得不到少女的心,这就很尴尬了。每次看见安迷修的时候,半径十米左右,我可以保证有一位黑发紫瞳的人在附近,他是雷狮,是负责这个区域的警察先生,尽管我认为他更像个恶党。他来了,我要绕绕路走开了。
等我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原本在打扫卫生的安迷修停下了工作,似乎还在与谁争执,这可了不得,在教堂喧哗吵闹可是对神的亵渎,拎起长袍就向声音的来源跑去,看得到是气的脸红的安迷修,与翘着二郎腿坐在长凳上一脸嫌弃的雷狮。
“雷狮,你不要打扰我工作。”
“我可也在工作巡逻啊,白痴骑士?”
“那就请你起开,不要打扰我打扫……”
“为什么?这不是公共场合吗?你管我做什么。”
“你不要太强词夺理!”
再吵下去怕是这个老旧的教堂不保,我赶紧出声制止,听到话的两个人不再说话,雷狮起身走人,安迷修拿起摔在一旁的抹布继续他的工作。凭我阅历多年的经验,他俩应该是相互熟识的,但相处起来怎么这么恶劣呢……不说了,去听一听今天有哪个孩子在祈求吧。

【……】

“嘿”
“没错,说你呢。”
“终于见到你了——”
“冒牌货。”
不知道这个声音从哪传出,也许这就是个梦,这里一切都是黑色,了无边际的阴暗,像是极寒的冰湖,刺骨的冷。
睁开双眼,对面坐着棕发白衬衫的青年,周边是满蓝色的花,除此之外仍是与之前没有差别的黑暗,他张口便是冒牌货,想要出口反驳,但什么也说不出,只是直直看着。
“……”
“你说句话啊?这样我很尴尬啊……”
“……”
“是你的话应该知道这些花是怎么回事吧,毕竟他们源自你,啊这么说你是嫉……”
“闭嘴!”
这话像是手雷一般在脑中炸裂,怎样也无法阻止他的的传播,就算捂住耳朵也毫无作用。
“你知道你为什么要叫安迷修吗。”
“那是他朋友的名字。”
“就是你的身体,你的本体的名字。”
“也就是我。”
“你不过是个冒牌货罢了。”
知道的,安迷修其实是知道的,但这话从‘自己’口中说出,却是另一种感受,安迷修的记忆只记录着自己是兵器,是最终武器,而其他都被封锁在深处的盒中,而现在,盒子似乎是被谁撬开了点,溢出一些,那是安迷修的记忆,也是他的记忆。
“你还想在这玩多长时间?”
带着头巾的男人突然出现,暗紫色的眼瞳,像是藏在矿坑底部珍贵的紫水晶,但在这黑暗之中,却像是明灯一般照亮了他。
安迷修被抓住手腕,他的力气意外的大,让安迷修也挣脱不开,只能任由对方拉着走。
“……等!”
“跟我回去。”
“见到老友也不打声招呼就走?”坐在那边的青年却突然开口叫出了这人的名字
“雷狮。”
雷狮,这两个字,是病因,也是药方,名为嫉妒的种子在安迷修的心底深根发芽,这两个字更是给这种子施加的肥料,让其疯狂增长,缠绕在心脏上,疼痛难忍。
“你已经死了。”
“那就当好你的死人角色吧,白痴。”
一旁的安迷修瞪大双眼看着这一切,这事因雷狮而起,也因雷狮结束。
“那他就……拜托给你了”
“不用你多嘴我照样会护着他。”
———————————————
我写了点啥……
南栀爸爸的肃清安【。】不好意思at本人……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娶肃清安!!!!!【不是】
排版是什么,能吃吗,文笔是什么,好吃吗。

【邱乔】人狼与圣咏者的不解之谜【。】

不知道在写啥【。】
可能是血族【游戏】pa
排版是啥我不知道
————————————————
     我叫乔一帆,是荣耀大陆的一名圣咏者,在不同的城市流浪修行,挽救濒死的生灵,赐予他们神赋予的光。赞美我们在上的神明,我将日夜歌颂您的伟大。
     这是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天,它繁荣,美丽,却是不洁之地,危机四伏,看,那边的小巷,有两只老鼠在打架,可怜了那无辜的人类,只能被波及躺在地上,趁着乱斗结束的瞬间,我将那个躺地上的不明物体【。】救了出来,为他疗伤,我看到了他帽子下的耳朵,天啊,他为什么是一只人狼他们不应该在血族元老留下的庇护所废坑莫利亚中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城市中!?
     你好我是邱非,是追寻某血族长老而误入城市,太阳……太讨厌了。我藏入小巷休息,却没想到两只鼠精在我旁边打了起来,可我早已没有足够把他们打到造物主都不认得的力量了,于是我被打了一顿晕过去了。
     醒来之后面前是一个人类……吧,黑发白衣,不会是圣地的人吧?我向后躲藏,用破了个大洞的披风挡住自己,去tmd太阳吧。
     “那个?你没事吧?”
     “……”
     “你是狼人……不应该在废坑莫利亚吗?啊啊啊不会伤害你的!!” 
     “……”        
     “那个……你叫什么…我叫乔一帆。”
     “邱非。”
     “你好,你要去哪里?”
     “找人。”
     “找谁?说不定我能帮什么忙”
     “……血族被驱逐的元老,叶修。”

刺激不。意思意思占个tag
欢迎加入邱乔打shi call tang总mian部guan,群号码:426833007

日总你快来吧!!!☆

欢迎加入邱乔打call总部426833007

算是一个私设段子吧【。】

本篇语句多于描写,因为我不会【bizui】
雷安!
安迷修,生日快乐!
————————
咚的一声,天台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探身进来的,是一身休闲服的警官先生雷狮。
“嘿,这不是怪.盗.先.生吗。”
“雷狮……你有什么事。”站在天台的棕发青年展开藏在披风下的滑翔翼,不像是想打架,到像是想逃跑
“啊?平常的话我一锤子就上去了,今天日子特殊,感谢我吧你个小偷。”雷狮收起雷神之锤朝着安迷修摆摆手“不过你要是想让我将打斗作为礼物的话那就来干一架吧。啊顺便,那些弱鸡jc不会上来的。”
“不必了,这种礼物我不需要。”安迷修收起滑翔翼跳到天台地面上“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抓我对得起你课长的名职务吗?”
“哎呦,什么时候小偷也管这事了。”雷狮拿出胸前兜的jc证,翻开看一眼随手扔到旁边不再理会,瞅着安迷修示意他坐下“仅此一天的温柔,给我好好接受吧。”
“……比起我你更像是坏人,虽然我只盗取不义之物。”青年没有坐下,立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宝石,那是祖母绿,在月光的映射下跟安迷修的眼瞳一样透彻“这个东西,麻烦你还给七号街区红色洋房家的小姐,这是她母亲的遗物。”
“为什么我要给你擦屁股善后啊,我是jc,你是小偷,我没理由帮你,抓你入局子的理由倒是不少。”
“请你尊重怪盗这个职业,你这样像是个恶党。”
安迷修将宝石丢给雷狮,看着雷狮一脸嫌弃的起身接住,拍拍身上的灰尘,整理好礼帽冲着雷狮行了个绅士礼,随即跳下楼去。
“今天之后就不会这么对你了!”雷狮冲着安迷修展开滑翔翼远去背影喊到“生日快乐傻逼——!”
安迷修回家后仔细翻了翻日历,才发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后来一想,不对,雷狮那家伙怎么会知道……总不可能……
【ps】雷狮已经怀疑怪盗就是安迷修,这是一个试探,可惜安哥有点粗神经【。】
【再ps】雷狮与安迷修曾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相爱相杀【bu】
【再再ps】这个跟我设定瑞金是一个世界观,同一条时间线,但不是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