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一帆【←你们没有看错x

邱乔抱紧我!!!!别松手!!!!!!

【……】

“嘿”
“没错,说你呢。”
“终于见到你了——”
“冒牌货。”
不知道这个声音从哪传出,也许这就是个梦,这里一切都是黑色,了无边际的阴暗,像是极寒的冰湖,刺骨的冷。
睁开双眼,对面坐着棕发白衬衫的青年,周边是满蓝色的花,除此之外仍是与之前没有差别的黑暗,他张口便是冒牌货,想要出口反驳,但什么也说不出,只是直直看着。
“……”
“你说句话啊?这样我很尴尬啊……”
“……”
“是你的话应该知道这些花是怎么回事吧,毕竟他们源自你,啊这么说你是嫉……”
“闭嘴!”
这话像是手雷一般在脑中炸裂,怎样也无法阻止他的的传播,就算捂住耳朵也毫无作用。
“你知道你为什么要叫安迷修吗。”
“那是他朋友的名字。”
“就是你的身体,你的本体的名字。”
“也就是我。”
“你不过是个冒牌货罢了。”
知道的,安迷修其实是知道的,但这话从‘自己’口中说出,却是另一种感受,安迷修的记忆只记录着自己是兵器,是最终武器,而其他都被封锁在深处的盒中,而现在,盒子似乎是被谁撬开了点,溢出一些,那是安迷修的记忆,也是他的记忆。
“你还想在这玩多长时间?”
带着头巾的男人突然出现,暗紫色的眼瞳,像是藏在矿坑底部珍贵的紫水晶,但在这黑暗之中,却像是明灯一般照亮了他。
安迷修被抓住手腕,他的力气意外的大,让安迷修也挣脱不开,只能任由对方拉着走。
“……等!”
“跟我回去。”
“见到老友也不打声招呼就走?”坐在那边的青年却突然开口叫出了这人的名字
“雷狮。”
雷狮,这两个字,是病因,也是药方,名为嫉妒的种子在安迷修的心底深根发芽,这两个字更是给这种子施加的肥料,让其疯狂增长,缠绕在心脏上,疼痛难忍。
“你已经死了。”
“那就当好你的死人角色吧,白痴。”
一旁的安迷修瞪大双眼看着这一切,这事因雷狮而起,也因雷狮结束。
“那他就……拜托给你了”
“不用你多嘴我照样会护着他。”
———————————————
我写了点啥……
南栀爸爸的肃清安【。】不好意思at本人……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娶肃清安!!!!!【不是】
排版是什么,能吃吗,文笔是什么,好吃吗。

评论(2)

热度(21)